在线留言

联系我们

宁波凤华雕塑工作室
地  址:宁波市海曙区翠柏路309号 宁波市鄞州区姜山镇嘉悦广场三江超市三楼
联系人:周先生
电  话:13567887094、18957480220
邮  编:315000
邮  箱:645976678@qq.com 875656802@qq.com

工作室动态

冰雕奇人到哪儿都吃香-宁波冰雕

58岁王胜利:热爱美术

  三天雕出俩“喜庆娃娃”

  雪雕师王胜利今年58岁,已经从事雪雕制作20多年了。“我年轻的时候有些美术功底,而且是土生土长的哈尔滨人,对雪有一种由衷的热爱,从哈尔 滨有了雪博会开始,我就开始从事制作雪雕的工作”。王胜利说,随着世界各国对哈尔滨雪雕的认可,他们每年都会应约到美国、俄罗斯等国进行雪雕、冰雕的制 作。

  “以前制作雪雕是粗线条的,有个大概的形状就可以了,而现在越来越注重精细化。”王胜利说,他正在雕刻的“喜庆娃娃”寓意着新年喜气洋洋,图案也是他自己设计的,经过三天的工作,俩娃娃的雕刻部分已经全部完成,现在正在进行细节处理。

  王胜利现在是整个团队中年纪最大的,他说,如今年轻的雪雕师设计思想更加有创新,而且做雪雕需要一定的体力,在这两点上,年轻人占了很大的优 势。“虽说我年纪大了,但是做了这么多年的雪雕,已经有了感情,放不下了,只要身体好,我还要继续干”,王胜利一边拉平雪雕底座的水平线一边说。

  吴振洪:大学开始接触雪雕

  生意已经做到国外

  陈继民:专业玉雕艺人

  从设计到制作的全能手

  在《舞龙灯》作品前,陈继民正拿着工具给作品做最后打磨的收尾工作,停下手中的活,陈继民告诉记者,眼前这个名为《舞龙灯》的雪雕作品,用雪量150立方米,长8米、宽4米、高4米半,他自己一个人做了近四天时间,现在只需要再打磨平整些就可以完成了。

  陈继民以前在哈尔滨的老玉器雕刻厂学的雕刻手艺,现在还在专业做玉器雕刻,他认为玉器雕刻与雪雕有很大的相似之处,只是雪雕体积更大,在近处不 能看到整个人物的全貌,因而在雕刻中人物构图的比例不好掌握,玉器的雕刻则需要更为精准,整体过程不过逆。他从2001开始从事雪雕工作,这次的《舞龙 灯》只算是他雕刻作品中的小型作品,他最大的作品用雪量达上万立方米,高18米,长40米,宽20米,从设计到制作他都可以一个人完成,他的雪雕作品曾在 北京参赛得过奖。

  “我刚从韩国做冰雕回国,最远到过美国,还到过越南和国内南方一些城市做室内冰雕作品,我们同事每年都结伴30多人一起去国外工作,国外人都很尊重我们这些冰雕雪塑的工作人员,把我们作品视为艺术品,让我们都感到很自豪。”陈继民说。

  韩雪峰:追求艺术完美

  雕不好过不去自己这关

  在《神女》雪雕前,韩雪峰拿着雪雕图纸与同事们一起逐个部分仔细对照,进行最后阶段的修整。他说每个作品前都有这样的图纸,作品在电脑里用方格 分割,制作时要达到每部位的位置、形态都完成精准,他指着神女的丝丝分明的头发说:“整个作品花了10多天的时间,女神的头发就雕了一周,就是要求精致, 如果效果不好,草草交工整体也差不太多,就是过不去自己这关。”

  “就是喜欢这个,上大学时学校有雪雕比赛,我与同学们都喜欢,我从上学到现在一直没放下雪雕,作品雕得完美有成就感,从来不对付。”韩雪峰说, 他是齐齐哈尔人,牡丹江三江美院毕业,从2006年开始在校内开始尝试参加雪雕比赛,毕业后一直从事雪雕工作,现在已哈市定居,现在与团队出国进行冰雕雪 塑已成常事。

  市场需求量大

  专业雪雕人才紧俏

  从事了26年雪雕雕塑工作的设计师张宁阁说,雪博会园区内的雪雕作品美感和制作速度,因雕塑师水平的提高而逐年进步,以今年的主塑《绽放》为 例,今年占地面积是往年的3倍,纵深的层次感更强,同时在设计上,以夸张的手法扩大了雪花的微小细节。现在年轻的设计师在设计理念上也在不断创新,打破以 往的创作手法,逐渐从写实的卡通图案转变成更为抽象的艺术表现形式,同时更加具有娱乐性。

  张宁阁表示,哈尔滨是最早开始雪雕展示的城市,而且雪雕设计的水平位于前列。受到哈尔滨的影响,吉林、长春、长白山、内蒙以及四川的部分有雪的山区也开始进行雪雕展示,我省的一些雪雕设计师也逐渐走出黑龙江,甚至走向国际。

  张宁阁说,现在哈市冰雕雪塑人才大约共200人,都是相关绘画、雕塑、设计方面的专业人才,大部分都没经过专业的培训,都是在实践中积累的实战 经验。现在国内外此方面专业人才大部分来自哈市,小部分来自内蒙古,目前南方城市上海、杭州、广州等城市及美国、韩国等国家,对室内冰雕人才需求量大,此 方面精尖人才极为缺乏。他也建议相关高校和培训机构,增加这方面的专业设置,培养更多的冰雪人才。

  □记者 高宏菲 王佳琦 文/摄

  游客在雪雕《女神》前拍照留念

  吴振洪带领队友在雕刻《妞妞的羊角辫》

  “那边那边,眼睛那注意点,别弄多了……”在太阳岛内一个初具雏形的雪雕上面,一个男声时不时地喊道。他叫吴振洪,内蒙古人,今年30岁,接触雪雕已经有13年了,“我在齐齐哈尔上的大学,从大学开始,我就经常参加学校组织的雪雕比赛”,吴振洪自豪地说。

  吴振洪说,做雪雕是在做“减法”,每一铲下去都要根据实际的比例尺算好尺寸,可以多削几次,但绝不能“一刀切”。“做雪雕绝对是个细致活儿,每一铲下去,都得做到心中有数,不允许有任何闪失,否则无法补救。”

  吴振洪在内蒙古、满洲里、长春、吉林、北京等地都制作过冰雕、雪雕,其中哈尔滨雪博会中制作雪雕的雪质是最好的,“我们去过其他的地方,雪质都 不如哈尔滨的好。在技术上,近几年我们经常到越南、美国、韩国等国外地区制作冰雕,同时也学习其他国家的先进技术,比如,国外的镂空技术和设计师的构思理 念。”

  韩雪峰对照图纸找好人物设计比例